首页 - 青铜峡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
会员登录
  • 登录
记住用户名 忘记密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服务条款
您好!欢迎来到青铜峡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
首页  >>  正文

监管趋严洗牌难免 第三方支付行业要“变天”

作者:青铜峡电商平台    来源:上海金融报    2018-08-08 16:33:49

近日,央行对两家支付公司开出罚单,引起业内广泛关注。而在第三方支付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外资机构则迎来国内支付牌照的“开闸”。业内人士认为,第三方支付行业的高增长势头仍将延续,但未来将进一步洗牌及优化整合。

支付行业监管趋严

7月30日,央行公布对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付临门支付有限公司的处罚公告,分别对其罚款2583万元和892万元,合计罚没3475万元。同时,央行要求这两家非银行支付机构一年内有序退出严重违规区域的银行卡收单业务,并表示将继续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持续加强支付结算市场监管,从严惩处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保障支付市场的持续、稳定和健康发展。

事实上,据《上海金融报》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共有33家支付机构合计收到38张罚单,累计罚款金额超过4500万元。不仅如此,监管层对于第三方支付领域牌照的管理也持续收紧。7月5日,央行公布第6批支付牌照续展结果,21家支付机构顺利通过,4家不予续展。其中,除了安徽长润支付商务有限公司是因未提交续展申请而没能通过续展之外,北京中汇金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国华汇技有限公司、永超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均因不符合《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管制度规定,不予续展。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央行累计注销支付牌照名单已增至33家,最新的支付牌照数量为239张。

“前几年,央行收紧发放支付牌照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部分公司获得牌照后,并没积极开展业务,或者开展的相关支付业务很少。在支付牌照‘水涨船高’的势头下,这些公司炒卖牌照套现获利。而央行发放牌照的主要目的是希望第三方支付能作为银行的有效补充,这显然与其初衷不符;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行业、清算组织之间乱象很多,央行从2015年起开始整顿,包括规范账户体系、银行卡收单费改、成立网联并要求第三方支付‘断直连’,再加上第三方支付备付金逐步收紧以及二维码标准的规范,种种举措为支付行业发展奠定基础。”易观支付行业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这样的前提下,央行肯定不会再发放其他牌照,把行业理顺才是最关键问题。王蓬博进一步指出,央行加大对违规机构的惩治力度,把不做业务或做不好业务的公司的牌照收回来,有利于新牌照的放开,使支付市场能流动起来。鉴于此,未来支付机构应特别注重自身合规经营。

“未来,支付机构在合规经营上主要是实现业务回归支付本质,不能将核心业务外包。”盈灿咨询分析师张叶霞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代理机构、合作商户定期开展安全评估,主动排查潜在风险,积极加以整改,甚至停止合作以防范风险。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应提高合规经营认知,研读相关政策,并接受监管机构和社会的监督。

支付牌照向外资开放

与监管趋严相对应的是,近期支付牌照向外资开放迈开了实质性步伐。日前,央行上海总部公示越蕃商务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越蕃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信息。据了解,越蕃公司主要出资人WorldFirst Asia Limited 出资人民币1亿元。WorldFirst 是2004年成立于英国的一家顶级外汇金融公司,总部设于伦敦,成立之初主要从事货币兑换,随后逐渐发展支付业务,目前主营业务包括国际汇款、外汇期权交易、国际电商平台收款及结汇等。这是近三年来,央行第一次公示新增支付牌照许可公告。如果审批通过越蕃将正式拿到支付牌照。这意味着World First有望成为第三方支付牌照重启后,首家通过的外资支付机构。据悉,目前不少机构正在排队申请支付牌照,其中有十几家外资机构。

张叶霞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国内已具备开放外资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条件,主要原因一是网联成立、备付金存缴政策建立,已梳理好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秩序;二是央行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提出外资机构开展支付业务规范,为外资机构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提供了政策支持。“近几年,国内第三方支付牌照已暂停发放。而越蕃公司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意味着支付牌照市场重启。鉴于目前第三方支付竞争已非常充分,技术水准较高,开放外资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不会冲击国内支付技术,反而有利于营造支付产业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提升国内支付机构服务水平,有利于加快国内支付服务市场改革开放和转型创新。”

“我国的支付市场在全球领先,不论模式、技术还是渠道方面,都不惧怕竞争。”王蓬博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如World First这种有百年金融积淀的金融服务商,无论在服务还是对金融的理解方面,都有不同的实践经验。监管层对外资放开,也是希望对整个支付市场有正向的引导和促进作用。”

不过,在王蓬博看来,外资进入国内市场并非一帆风顺,面对用户熟悉的支付宝、财付通等内地支付巨头,外资支付机构的市场争夺仍面对巨大挑战。

行业并购整合将加速

今年6月,第三方支付机构“断直连”后,央行再一次要求第三方支付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比例逐步实现100%,这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彻底告别“躺着赚钱”的日子。同时,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减少,对依靠备付金利息的支付机构,特别是依存度较高的预付卡类支付机构来说,面临较大经营压力。

“强监管对第三方支付冲击很大,原有的赚取渠道费和利差的经营模式难以为继,利润只会越来越低。”王蓬博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而且由于今年监管层对消费金融的整顿,以及P2P行业不断“爆雷”,对很多支付机构影响甚大(不少支付机构的利润点均来自这些消费金融和P2P公司),所以都在寻求上市来解决资金困境。王蓬博进一步举例,虽然支付市场潜力很大,但其外部的可替代性强也使竞争愈加激烈。如现阶段就有很多金融科技类公司帮助商户和企业做支付的改良。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资源稀缺,目前支付市场的牌照价格仍处于上升期。张叶霞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第三方支付牌照按许可业务种类和公司规模,售价会有波动。经营地域范围及业务范围越广,牌照价格越贵。根据第三方支付公司并购案例推算,互联网支付牌照的市场价格约为4-5亿元;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两项经营业务牌照超过6亿元;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三项业务资质的牌照价格最高,目前交易价格普遍超过10亿元。”

“天价收购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多是全业务布局、构建生态系统的行业巨头。”张叶霞称,“比如小米、恒大、美的等,异业收购目的可能是服务于集团业务发展,希望掌握更多用户和数据;也有多年从事金融行业的实力较强企业,如东方财富等;还包括一些电商平台,如唯品会、美团点评等,通过自营支付渠道降低服务成本、构建场景优势。”

业内人士认为,部分中小支付机构想维持规模的唯一出路就是做行业的解决方案,并基于相关场景进行深耕。“目前的支付牌照价格与前两年相比已有松动趋势,央行也有可能重新放开支付牌照的审批,但放开的前提是支付机构要有自身能掌握的场景,只有这样才能对行业和消费有正向促进作用。”王蓬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小支付机构选择在场景上深耕某个行业,才有希望活下去,因为场景中加上支付,可以做很多增值服务,如了解店铺流水、基于商户的上下游做供应链金融,还可以利用数据做用户画像等。但未来场景化的竞争也将更激烈。”

根据易观发布的监测报告显示,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环比增长6.99%,总交易规模达40.36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支付宝占据53.76%的市场份额;包含财付通、微信支付在内的腾讯金融以38.95%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排名第三的壹钱包仅占1.33%市场份额。

张叶霞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未来支付行业仍需洗牌及优化整合。一方面,第三方支付行业高增长势头将延续。首先,互联网支付增势向好。其次,银行卡渗透率提升利好银行卡收单业务。第三,第三方支付机构谋求上市步伐加快。另一方面,支付行业的垄断和集中度或将进一步提升,寡头公司会越来越大,创新型小公司的博弈空间被挤压得越来越小,要靠差异化竞争在细分领域,如航旅、互金理财等场景取得一定的相对优势。从上述两方面来看,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并购整合将进一步加速。


 

返回>>

热门新闻